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信用动态
欺行霸市!九江一恶势力团伙5人全部获刑
发布时间:2020-09-14  |  来源:浔阳晚报  |  专栏:信用动态

为了抢夺市场

他们多次针对竞争对手实施违法犯罪活动

为非作恶,扰乱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

为了谋取高额利润

他们借用行业协会名义

私自定价,搅乱市场价格

2019年,警方接到多条反映洗涤行业

存在欺行霸市、垄断市场行为的线索

市公安局浔阳区分局迅速组织警力

对该线索进行核查

很快

以章某兴、魏某聪、熊某红等人为首的

恶势力团伙浮出水面

“去年,有多家酒店、宾馆经营者向警方反映,经营所需的布草洗涤价格遭遇集体上涨,给酒店正常经营带来很大影响。”警方在调查中发现,章某兴、魏某聪、熊某红三人本来经营着一家洗涤厂,为了获取更大的利益,2016年,三人通过布草协会召集九江所有洗涤厂开会。在会上提出成立九江市联兴洗涤公司(以下简称联兴公司),要求所有洗涤厂加入联兴洗涤公司。同时,还要求各洗涤厂将客户资料全部上交至联兴公司,以后洗涤业务均由联兴公司发派,并规定联兴公司旗下各洗涤厂不得互抢生意,洗涤布草定价由联兴公司统一涨价至5.8至6.8元每套,以此来达到垄断九江布草行业的目的。

对于拒绝加入联兴公司的洗涤厂,该团伙采取威胁、恐吓、拦车、砸毁洗涤厂股东的汽车玻璃等方式,迫使洗涤厂加入联兴公司或退出九江市布草洗涤行业。而对拒绝接受涨价或到联兴公司以外洗涤厂洗涤布草的酒店,采取威胁、恐吓、损毁酒店布草等方式迫使酒店与联兴公司签订洗涤合同并同意该公司的涨价要求。 

在对洗涤行业进行垄断后,该团伙为谋取更大的暴利,要求洗涤厂每月上交给联兴公司每套布草0.4元的管理费,该管理费除维持联兴公司日常开支外,所有利润均由章某兴、魏某聪、熊某红三人平均分配。该犯罪集团还对积极参加该组织的成员彭某某、陈某某采取发放月工资、奖励等方式带动和提高成员的参与度和积极性。

“公司成立后,他们向各大宾馆、酒店统一发布了调价通知单。”   办案民警说,“以前一套布草的洗涤价格是3.8元到4.5元不等,如今一下涨价两块多,给酒店的经营带来很大压力,当时,很多酒店都想换一家洗涤公司,然而,在市场上一打听,市面上所有的价格都涨了,而且涨幅都相同。

与此同时,为了防止酒店拒绝合作,除洗涤价格上涨之外,该团伙还要求酒店向联兴公司交纳一定数额的押金,如果不再合作押金也不退回。在酒店行业,布草的清洗是刚需,直接关系到酒店的生存,因此,很多经营者无奈之下只能妥协,接受这样不合理的要求。

警方查明,章某兴为该恶势力团伙的组织者,成立联兴公司后,他纠集魏某聪、熊某红加入该公司。三人分工明确,魏某聪负责公司的具体业务,包括公司财务、与酒店签订洗涤协议、与不加入联兴的洗涤厂谈判等工作;熊某红系有前科的社会闲散人员,负责通过其社会影响力替公司解决不必要的麻烦,并介绍其“小弟”彭某某、陈某某到联兴公司上班,该二人主要听从章某兴、魏某聪、熊某红的安排对洗涤厂、宾馆人员进行威胁、恐吓。

2016年8月,市区某酒店因拒绝接受联兴公司的涨价要求,章某兴召急手下恐吓酒店老板,声称九江除了联兴公司,无人敢洗涤该酒店布草,并要求酒店支付押金,以此来要挟酒店必须长期与联兴公司合作。该酒店并没有答应章某兴的要求,而是找到了位于柴桑区的一家洗涤厂清洗布草,双方合作的第二天,该洗涤厂送布草到酒店门口时,被章某兴、魏某聪、陈某杨将车拦停,并要求该洗涤厂退出酒店的布草业务,并强行将运送布草的车辆开至联兴公司。酒店为了自身经营,被迫答应联兴公司的要求,并向联兴公司交纳40000元押金。在与联兴公司合作后,该酒店34个月布草洗涤较涨价前多支付158100元,大大增加了经营成本。

该恶势力团伙以暴力恐吓等手段垄断布草行业,扰乱市场经济秩序,侵犯他人的人身、财产权利,造成了十分恶劣的社会影响。经警方查明,联兴公司通过非法手段获取酒店的押金达14万元,通过强迫交易手段牟取了资金高达128万元,非法获利14万余元。

在掌握充分的证据后,警方迅速展开抓捕行动,一举将章某兴、魏某聪、熊某红等5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2019年11月19日,以章某兴、魏某聪、熊某红为首的恶势力团伙受了法律的制裁,浔阳区人民法院以强迫交易罪依法判处三名主犯有期徒刑两年到两年一个月不等,两名从犯被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到1年1个月。


浔阳晚报|2020-09-14